惠普利用富士康推出Cloudline云服务器

一旦提起服务器,不免会想到惠普,惠普每季度靠服务器业务进账30亿,尽管惠普在软件和云计算方面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从历史上来看惠普是个设备制造商(OEM)。而现在惠普又推出了一类不是旗下OEM制造工厂造出来的新型服务器产品组合:惠普Cloudline(云产品组合)机架式服务器。

Cloudline由台湾合同制造商富士康制造,全球消费者拿在手中的iPad、iPhone,Kindle,Playstation和Xbox很多都是由富士康制造,富士康因此名声大噪,惠普于2014年4月宣布与富士康建立合作关系。

梅格·惠特曼一口否认惠普将Cloudline的设计和制造外包给了富士康,但实际上却是这样。惠普告诉记者,惠普将“客户需求”的理解纳入到富士康关系之内,这将是什么意思呢?

一部分的答案在于交付的内容:用于内存和大量存储应用程序的服务器(CL 7300、7100和2200)以及两款提供“高效、前端网站性能”的用于内存和大量存储应用程序的1U、2P服务器。

高效率是关键,惠普对Cloudline和旗舰服务器产品组合ProLiant的做法是有区别对待的,Cloudline削掉了ProLiant上的一些功能。Cloudline不带智能阵列控制器、OneView、惠普ROM和BIOS,也没有不停机可插拔的背板(Hot-pluggable backplane)。

Cloudline可与其他制造商的系统(比如希捷或日立)一起工作,但却没想过让用户使用惠普的东西。用户获得的是互换性:造出来的Cloudline符合Facebook开放计算项目标准,是一个具“行业标准”接口的系统。

不过,使用那些旧的惠普堆栈的好处是,尽管用户被捆绑到惠普的管理软件或是BIOS,但用户对整个系统可以正常运行这一点心里还是大致有数的。

接受宕机

时过境迁,时下人们倾向于认为在数据中心里宕机是可以接受的,不可能什么都是在100%的时间里完美运行无误。用户要学会接受统计学上的正常宕机。有了这一点以后,因而也就不用在建一个用了成千上万机器的数据中心时全部都使用一流的设备了。也就不用再将不同的工作负载分放到不同的硬件上了,这种情况在数据中心行业里现在被戏称为“宠物和野兽”,意思是根据需要配备服务器的功能。

如果是“宠物”,自然会要求高些,要保证最好的服务器性能,要保证有足够的抗压能力。如果是“野兽”,出点状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是“宠物”,就会在惠普ProLiant服务器上运行,是“野兽”,那就在Cloudlines上运行吧。

知道了“宠物和野兽”概念以后,等到下一次Gmail没有响应时,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没响应了。谷歌不是惠普服务器客户,但却运行上万台的惠普服务器。谷歌现在在考虑采用“宠物和野兽”之法。

谷歌即将发文描述自己得到的一些计算结果,计算结果里会提到,诸如Gmail需要2000台机器的服务,每天将有10多台机器会出故障。

谷歌中断的原因是什么呢?1%是由于DRAM错误,2%-10%是由于磁盘故障,机器出故障每年不到2次,升级OS造成的中断每年2到6次。不过,以谷歌的经营规模来看,谷歌公司没有觉得这些数字是可行的。

富士康助力惠普推出Cloudline云服务器

谷歌技术基础设施首席软件工程师James Wilkes上个星期在QCon 2015会上发言,他称这些为“正常的,不是什么问题”。

惠普在Cloudline上撤消了ProLiant的精华功能,其原因就在这里,惠普 Cloudline团队经理Dave Peterson告诉记者,“一个运行成千上万服务器的系统,少数服务器出现故障并不会影响这些服务器的环境。”

惠普推出Cloudline的潜在目标客户是运行多租户系统的云服务供应商,并不是那些运行ProLiant的企业用户。Peterson指出,“ProLiant是个好东西,但这些人认为ProLiant对有些需求来说好过了头。”

回归富士康

惠普是全球服务器的王者,但在惠普称王的那个地方并没有在业务方面上的增长(预算吃紧,预算有压力,企业要迁移到云里面)。作为服务器供应商的惠普增长却在网络资讯业务方面,而在这个领域里增长最快的地区不是美国加州,也不是竞争对手戴尔的老家得克萨斯州,而是亚洲。

富士康助力惠普推出Cloudline云服务器

亚洲白盒供应商提供的白盒可以正常得在惠普的产品上运行,在价格和功能方面削弱了惠普和其他商家。惠普和富士康合作,以节约资金,基本上不愿花时间打造OpenView之类的功能,只是用富士康这家亚洲公司的设计和制造基地。单位出货量增长方面,惠普已经跌了14%,而戴尔则只录得1.3%,基本上处于静止状态。

不过,根据惠普在二月份宣布的数据中可以看到, x86服务器仍是第一季度里惠普仅有的两个增长业务之一。对诸如惠普这样的OEM巨头来说更为糟糕的是,服务提供商在购买时手里有不少的牌,谷歌采用杂牌英特尔服务器,Facebook主推开放计算等等。

在这场战争中,富士康是惠普的武器。惠普利用富士康,可在设计和制造上节省资金,用的方法之一是不花时间打造OpenView之类的功能。

另一个方法是利用富士康的设计和制造,构建服务器的成本一半以上绑在内存、硬件和网络控制器上,惠普靠的是富士康,富士康会以商品价格去采购和安装上处理器、内存和SSD。

Peterson 表示,“我们可以省下极大一部分的硬件成本,各类芯片之类的成本。”惠普没有公布Cloudline的价格(要等到3月30日),但无论标的是什么价,预期惠普可利用Cloudline稳住对抗亚洲服务器入侵的阵脚,同时在公司的季度盈利下降4.1%的形势下,以此建立一个有丰厚利润的业务。

 

温馨提示:富士康招工不收取任何费用,任何收费均与富士康无关。

具体招聘详情可添加富士康招工网微信号(fskdgw)咨询入职事宜。